您的位置:首页 >走进高平>高平故事>详细内容

金衣白玉黄梨美——漫话高平黄梨与古代名医王叔和

来源:晋城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20-06-01 【字体:

高平大黄梨

王叔和故里高平王寺村 (资料图片)

  ◇郜文贤

  高平素有梨乡之称,高平大黄梨早在隋朝就被皇室封为进贡珍品。明朝医圣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赞誉高平大黄梨为上品,有生津润燥、利肺清心、去痰降火的功效。

  一

  历史上,山西有四大著名的产梨区,分别是崞县、高平、太谷、孤山,尤以高平大黄梨为最。高平大黄梨是梨中上品,为世人称道,2015年8月被相关部门审核批准为“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”。

  据《高平县志》载:“……梨为邑内特产,且栽培历史悠久。东汉时期,《广志》上已有上党梨的记载。”

  梨为百果之宗。黄梨是众多梨品中的一种,是最古老的品种之一。秋收冬藏,刚下树为黄绿色,待发透“汗”后由黄绿色变为金黄色。品质好的黄梨一般每个有半斤重左右,也有一斤多的,最大的有四斤重以上,呈长圆形,圆润光滑,果表面布满棕色小斑点,似天空布满星星,又似纸上洒满金星,皮薄肉白,汁多味浓,脆甜爽口,人们称之为“梨中极品”“果中之王”,素有“金衣白玉,果中一绝”之美誉。足见其身价之非凡,难怪古代文人墨客不惜笔墨为之颂扬。唐代李白诗:“入门且一笑,把臂君为谁。酒客爱秋蔬,山盘荐霜梨。”唐诗人王建:“秋来梨果熟,天末起凉风。”北宋诗人张耒在《九日登高》诗中吟道:“黄梨丹柿已催寒,一月西风积雨干。绀滑秋天称行草,却凭秋雁作挥翰。”在诗人眼里,秋天的黄梨与丹柿是大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,也是预示着秋寒即将来临的季节。那挂满枝头的黄色梨果和红彤彤的柿子相映成趣,诱人馋涎……南宋豪放派词人辛弃疾在《清平乐·检校山园书所见》中写道:“……西风梨枣山园,儿童偷把长竿。莫遣旁人惊去,老夫静处闲看。”小孩子嘴馋贪吃,用长竿扑打树上的梨和枣,别惊动,静静地观望也是一种享受和乐趣,一幅《童叟同乐图》的画面。

  二

  黄梨不仅是果中珍品,也是世人皆知的一味良药。故有民谣:“家中有黄梨,胜似请良医。”明代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记载:“黄梨出自长平(今高平)具为上品,清心润肺,祛痰降火,解疮毒,解毒。”现代中医学认为,其性平味甘微涩,有清暑解渴、消食止泻的作用;可医感冒,支气管炎,咳嗽,烦渴失音,便秘,解酒毒等疗效。高平自古流传一句话:“咽喉发痒打喷嚏,吃个黄梨就好咧。”据说,其药理作用与实践和古代高平名医王叔和有关。

  相传,西晋时期,高平韩王山南麓有个叫东王寺的小山村,村中有一王姓人家世代行医。家中生有一子,名熙,字叔和,自幼聪慧过人,长大后为人忠孝仁义,以行医为长,善医疑难杂症。一日其母患病,喉咙发炎,咳嗽不止,时值寒冬腊月,人们都在各自忙着准备过年,王母因劳累过度导致身体疲劳,王父被人请到外地出诊未归,王叔和也在县城里忙于行医,多日未曾回家。数日后到家见母亲身体不好,声音发哑,说话吃力,甚是着急。自家开着药铺,说好给母亲煎药医之,王母一听直是摇头,一是感觉自己身体无关紧要;二是嫌草药苦口难以下咽,摆手说慢慢就会好起来的,不必麻烦。叔和知道母亲“恨生活”,只要家务事缠身她非干完才了事,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体。他略一沉思,急忙从家中窑洞中的荆篓里取了几个黄梨,洗净切成小块,与小黑豆、葱、姜熬汤让母亲趁热喝之。王母初喝病即减轻,连饮三天后病愈。此虽为传说,却道出了黄梨之药效,也蕴含着叔和的孝顺和对黄梨特性的了解利用以及高超的医术。后来,王叔和勤奋好学,医德高尚,在家乡名气很大。大约在三十岁左右时,因战乱背井离乡,南下太行山到河南济州(现济源)行医。因其医术精湛,有“起死回生”的本领,当朝皇帝下旨调其到皇城许昌入太医院,并任太医令。在给皇族治病的同时,他钻研学习扁鹊、华佗、张仲景等前辈的医学经验并结合自己的实践成果,编撰成册,医著颇丰,终成古代十大名医之一,后世医学界尊称其为中医“脉祖”“药王”。其死后葬于湖北麻城青龙尾,当地人称“药王冲”,受到人们的敬仰纪念。其故里东王寺村念其功德,古代为其修建的药王庙至今尚存,高平各地在修筑庙宇时也多建有药王殿,内塑其像祭祀之。

  据清顺治版《高平县志》记载:“王叔和为太医令,性度沉静,博通经史,穷研方脉,精意诊切,尤好著述,洞识修养之道,撰《脉经》十卷、《脉诀》四卷、《脉赋》三卷,仲景作《伤寒论》错简,迨叔和撰次成序,得成全书。见唐甘伯宗《名医传》考:叔和住籍,邑之王寺村。今土窑、药碾俱存。”

  三

  黄梨作为果中佳品,既可生吃,亦可熟食,尤其是以秋季釆摘后存储月余,待出透“汗”后品质最佳。其食用方法很多,适于煮、烧、煨、焖、炖、熬、蒸等;黄梨有吸收其他食物鲜味构成可口美味的特点,可与五谷杂粮合烹,如煮玉米、黍米饭、扁豆杏仁汤等。

  在山西传统名席“高平十大碗”中,也可见到它的身影,品尝到它的美味。其中一道“软米饭”颇有特色,厨师把鲜梨片覆在其上,蒸熟后的梨片薄薄的散发着浓浓的香气,伴着软米饭的醇香、白糖的甜味,馥郁芳香扑面而来,令人垂涎。

  农谚曰“蕉籽(高粱)秀穗,梨儿有味。”我小时候最盼望墨绿的高粱秆从叶鞘中出穗,因为此时就要进入吃梨解饥渴的时候了。梨儿虽有了滋味,但尚处于生长过程中,皮厚渣粗肉少个不大,但调皮捣蛋的孩子们,在饥饿的时候总会抽空往梨园里跑,去悄悄偷吃几个,以填肚子。犹如杜甫诗中所说:“庭前八月梨枣熟,一日上树能千回。”随着时间的推移,梨儿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一天天长大,绿中带黄,黄中带亮,胖肚坠枝,一个个像黄灯笼,挂满枝头,惹人喜爱。味道也一天好似一天。直到有一天,忽然发现梨园的大树下坐着一位老人或孕妇,才知已到了看管梨园的时候了。这是生产队派的专人来看护了。这时的我们又盼望着刮风下雨天了,因为刮风下雨时梨树会一枝动、百枝摇,虫蛀梨、鸟啄蜂采梨掉下砸到好梨上,梨子就会刷刷刷地往下掉,铺满树下。雨后,每户都会分到几篮或几筐“掉”梨子。放学回家见到有梨,我们不管三七二十一,伸手先拿上一个鸟啄食过的(这种梨味浓汁多好吃)在衣裤上顺手擦擦,咬一口,脆脆的、甜甜的,略带酸酸的味道,直沁入五脏六腑,使人陶醉,直叫人吃不够,既解渴又充饥。

  高平人喜欢黄梨,珍惜黄梨,也把它用到了极致。小时候,母亲把大小不一、破损有别的梨分拣开来,洗净后或煮上一锅或围灶火烤一圈或火炕圪套里焖上几个,供全家人随各自的口味选着吃。做法不一样,味道也有别。最好吃的是烤梨,梨烤熟透时从皮中流出似泪滴的浓汁,有时还伴着放气的“嗞嗞”声和一两声“噼啪”响,这是梨烤熟后发热膨胀皮破的声音。随后散发出来的味道,满屋飘着梨香。把烤焦的梨皮用筷子刮掉,露出了嫩圪闪闪、鲜滑红润的梨肉,食时嫩滑鲜香、入口即化,汁液如蜜、满嘴皆爽。黄梨无论是焖熟还是煮熟表皮皆是褐色,均甘甜可口,满嘴溢香,虽然都是黄梨但食时味道各具特色,使人难忘。母亲再将个小的梨(味轻,生熟吃均口感不好),切成薄片晾晒干,制成“梨片”,到夏天父亲从地里干活回来后泡水喝;个大的梨味重,切成梨块,蒸熟后在太阳下晒干水分,制成“梨干”俗称“梨疙瘩”,让孩子们冬天和来年春天饥时解馋;蒸梨后的笼锅水也不舍倒掉,再次熬煮,制作成“黄梨膏”亦称“秋梨膏”,既可感冒咳嗽时冲水喝,也可用馍馍、窝窝头蘸上吃,还可在正月十五饦面羊时制成“糖稀达水”往烤馍羊上涂抹,这样烤熟的羊馍色泽金黄,甜香可口,别有风味,特别好吃。若大量熬制黄梨膏,是将黄梨果中的汁液压出来后进行科学熬制才行。

  不论是哪种黄梨制品,都有不同的感觉和味道;“梨片”薄似蝉翼,形如卷叶,干吃时柔韧香甜,泡水喝色汁浓似红酒、清亮透明,味道醇厚浓郁,口感极佳;“梨疙瘩”晒干后色泽红润发亮,形似厚耳,吃时筋道甘甜,嚼劲实足,既解馋又耐饥,甚是好吃。“黄梨膏”更是别具一格,其色泽呈褐色,用小勺舀起时圪扯出的液体细如发丝、透明发亮,散发着浓郁的梨香味;用其冲泡出来的水呈褐红色,似玛瑙晶莹透亮,喝时入口绵长、甜如蜂蜜,既解渴又败火,是一种不可多得的高级保健饮品。

  我最怀念小时候,寒冬的夜晚,外面白雪飞舞、滴水成冰,屋内炉火通红,暖意融融。全家人围炕火而坐,热热闹闹,边说笑着边干各自手里的活计,母亲与三个姐姐或纳鞋底、鞋垫或捻麻绳,父亲披着羊皮大衣在靠近炕火的地方剥玉米,我与弟弟依偎在母亲身边烤着火,火光映着脸颊,火苗舔着手心手背。炉火边烤着黄梨,闻着梨香,甚是温馨惬意。当然,这样的幸福生活不是农家的独享。据说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除盛行蒸梨外,还流行“炉端烧梨”的风情,即使贵为皇帝的唐肃宗李亨,也在皇宫里用炉火给儿子和大臣们烧梨吃。唐李繁《邺侯家传》载:“肃宗召处士李泌于衡山,至,舍之内庭。尝夜坐地炉,烧二梨以赐李泌。”并流传下“烧梨联句”的佳话。

  四

  挑选黄梨有学问。一要看果形,即以拳头大小为好,过大的梨食时一人吃不了,若切开又畏忌有“分离”之意,影响人的心情;过小的发育不成熟,味轻淡、皮厚渣粗、汁少,吃时口感不好,又不宜贮藏。

  说到贮藏,亦有很多学问,黄梨这东西是一种娇贵果品,秋分时节是收获粮食的季节,亦是收获黄梨的时候。卸梨时凡参加劳动的人,须得把手指甲剪掉,以防指甲长伤到梨果。摘梨时无论是在树上卸入篮里还是下树后往筐里装,直到最后梨入库倒腾时都得轻拿轻放,才能保证不受伤害,存储时间长久。否则,果品就会腐烂,造成经济损失。入库的黄梨,待储存一个多月梨儿“出汗”后,需要戴上手套仔细翻一两次梨堆。主要是把已腐烂的“伤病”梨拣去;其次是检查梨儿的“出汗”及存储质量情况。“出汗”后的梨儿如不戴上手套,用手去触摸冰冷黄梨后,梨子皮面不久就会出现“黑印色”,不仅影响果品美观而且可能还会对黄梨造成损伤。翻拣后的梨堆,盖上几层棉纸或报纸,这样的梨若存储在通风透气的土窑里,到来年春天也是果鲜如初,梨汁饱满,味道不变。有时候还能新旧接食呢。

  若是春天能吃上一个珍贵的黄梨,实在是太难得了,特别是季春孟夏之际,当人患感冒的时候。故当地还流传着一句俗语:“开春三月毒气大,吃几个黄梨比吃一副草药还要管用。”

  随着时代的发展,聪明智慧的高平人依托丰富的黄梨资源,在传统工艺的基础上用现代科学工艺技术,延伸黄梨产业链。不仅在上世纪90年代初研制开发的纯天然“黄梨汁系列饮料”畅销全国及东南亚地区,受到国内外广大消费者的喜爱,而且在新世纪对黄梨不断加大研发力度,又加工生产了黄梨膏、黄梨片等产品,既增加了果农收入,又提升了产品质量,使千年珍果焕发出勃勃生机。

本页二维码